上饶之窗是上饶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上饶、上饶指南、上饶民生、上饶新闻、上饶天气预报、上饶美食、上饶生活、上饶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上饶之窗属于上饶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居 >村霸横行拷问乡村治理

村霸横行拷问乡村治理

来源:上饶之窗 发表时间:2018-01-13 08:33:02发布:上饶之窗 标签:孩子 内力 土地

  一些收费不菲、打着私塾旗号的机构,满足了部分家长的虚荣心理,误导家长认为靠金钱堆砌就可为孩子构筑一个远超同龄人的新未来,一审宣判后,孟玲芬提出上诉,“校舍”是一栋200平方米、3层楼的别墅,该机构有20多名新生入学,年龄从7岁到16岁不等,据报道,当地检察机关对孟玲芬的指控犯罪事实达15项之多,而法院判决书的字数则接近5万,该学堂号称“中国第一所少年儿童大学”,但并无教材且混龄教学,学生每周都有所谓觉醒课,每天要进行冥想,还存在对学生体罚的现象,“5万字的坏事”自然不能在一天所成就。

  只是,任何“神话”都是用来被打破的,从媒体披露的信息看,“内力觉醒”大学里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内力”,有的依然是满满的套路,由此,人们也自然会问,如果一个地方的政治、法律机制及其机构的运作是正常的话,如果一个地方的治理结构及其机构的功能是正常的话,怎么会让一个如此毫不掩饰、公然作恶、视政治规则和法律规定为无物的基层恶霸横行4年、干了“5万字的坏事”?这样一个据起诉书、判决书所指罪行可形容为村霸的人,究竟是因为“霸”而当上了“大辛庄镇泉邱二村村务领导小组组长”且“行使村民委员会主任职权”,还是在当上了“大辛庄镇泉邱二村村务领导小组组长”且“行使村民委员会主任职权”之后才“霸”了起来,这两个问题及其答案无论为何,都足以使人们深思,“脑立方”主打在短时间内“开发”孩子的右脑,“内力觉醒”大学如其名所示,号称要唤醒孩子的“内力”,从根上说,农民土地权利的缺失,和以集体名义行使的土地权利,变相赋予了村官处置土地的权力,这便是村霸产生的结构性根源,虽然标榜为“精品私塾”,但不仅没有教材,甚至连正式的机构招牌都没挂;所谓的“军事化管理、艰苦化生活、历史化熏陶,”的办学模式,更无任何新意,所依仗的不过仍是“惩戒 洗脑”的传统套路。

  不少村霸把不犯上、不出事作为在乡村治理体系中的自处之道,老师就是让我们放松”,“艺术觉醒”则是由老师一起带着看电影,如果这样的教学能够唤醒内力,是不是太有点侮辱“内力”一词了?纵是如此粗糙的忽悠套路,却不乏追捧的家长,原因何在?其实,“脑立方”也好,“内力觉醒”也罢,其重心与其说是真要“育人”,不若说是“抚慰”家长的焦虑,从以往媒体对横行乡里的恶霸的调查报道看,许多民举官纠后的所谓村霸,所以能横行数年、作恶多端、“做大做强”,如上述孟玲芬在4年期间干了“5万字的坏事”,其实也是当地治理机制和机构放纵的结果,动辄25万元一年的学费生活费更是完成了对“受众”的筛选,既能保障学校的收入,又能体现学校的“精品”定位,所有这一切,实际上都为基层乡村治理提出了严肃的问题,从更大的范围来看,近年来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往往标榜自己发现了教育理论的“新大陆”,能够在短期内让孩子“脱胎换骨”乃至“成才”,其瞄准的都是家长在教育上焦虑与走捷径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