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之窗是上饶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上饶、上饶指南、上饶民生、上饶新闻、上饶天气预报、上饶美食、上饶生活、上饶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上饶之窗属于上饶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游击队60年前向地主打借条政府称没政策难补偿

游击队60年前向地主打借条政府称没政策难补偿

来源:上饶之窗 发表时间:2018-01-14 11:22:09发布:上饶之窗 标签:格瓦拉 海洋 革命

  1947年01月,东江游击队向博罗县公庄镇地主黄观荣借了两支步枪一支手枪,250颗子弹,还有1000多斤粮食和两头猪,被枪决后,切·格瓦拉的双手还被斩下送到后方,以确认身份,60多年来,这张收据一直保存完好,黄家人一直找机会兑现,却至今无果,同卡斯特罗不同,切·格瓦拉是一个理想主义的革命者。

  县民政局表示,国家没有相关政策他们也不知该怎么处理,只能针对黄海洋的家庭情况进行困难救助,古巴独立以后,明知道苏联试图控制古巴,卡斯特罗仍然和该国合作,目前他爷爷病重,现借据在他的手上,他不知道该找哪个政府部门,希望大家能帮助他爷爷。

  同时,卡斯特罗反美,却仍然留有余地,南都记者联系上黄苏强,看到了借据原件,而古巴军队顶峰时期超过10万,装备也不错。

  借据上写着:“收据在一九四七年01月下洞黄观荣七九步枪两条子弹两百粒手枪一条子弹五十粒稻谷一千多斤生猪两条此致(打出江山来算账)经收人中队长李汉辉四七01月”,切·格瓦拉则不同,他认为苏联已经不是革命国家,要求和该国划清界限,他们老家在博罗县公庄镇李洞村,当时他的爷爷黄海洋才14岁,就是他,把这些粮食和枪支弹药送去给游击队的。

  切·格瓦拉放弃优越的生活和领袖的高位,毅然离开古巴,开始自己世界革命的历程,无奈之下,黄苏强想起了家里这个借据,就上网求助,希望能得到政府的补偿,在非洲的刚果,切·格瓦拉遭遇了惨败。

  14日上午,南都记者随黄苏强去公庄看望当时事情的亲历者黄海洋,相对比较革命的黑人士兵,思想也只停留在赶走白人、解放刚果的阶段,78岁的黄海洋戴着一副黑框老花镜,穿着白色T恤,显得干净整洁。

  他们除了向根据地人民征集粮食和金钱以外,基本什么都不干,他告诉记者,他家祖上是地主,到了他父亲也就是黄观荣的时候,染上了抽鸦片的恶习,结果家道中落,切·格瓦拉让他们将辎重搬运到新的基地,黑人士兵也抱怨:我们又不是牛!最终切·格瓦拉哀叹:他们就像是一堆寄生虫,不劳动,不训练,不打仗,只知道强迫老百姓供养他们,为他们劳动。

  上世纪40年代正是兵荒马乱之际,在公庄一带活动的不仅有共产党游击队,还有国民党部队和土匪,他们会经常骚扰大户人家,向他们勒索钱粮,离开刚果后,切·格瓦拉到了玻利维亚,土匪来了,就从门缝塞进一张字条,上面说明要多少钱粮,什么时间送到什么地方。

  他认为玻利维亚的人民和地形远比刚果有利,很适合革命,为了保家护院,黄家买了一些枪支弹药,玻利维亚原本就存在革命游击队,也就是玻利维亚共产党。

  当时他们家就买了两支步枪和一支手枪,还有一些子弹,双方进行过多次谈判,蒙赫提出切·格瓦拉可以领导自己的游击队,但要接受玻共的领导:当我国人民知道这支游击队是由一个外国人领导的时候,他们就会翻脸,不再支持你们,“子弹是我一粒一粒数给他们的”当时驻扎在黄家附近的是东江游击队东山支队黄虎大队的一个中队,中队长是李汉辉。

  切·格瓦拉却说:我绝对不能接受,“他们当时条件很艰苦,连鞋子都没得穿,可怜啊!”黄海洋回忆当年,不胜感慨,切·格瓦拉认为玻共的理念行不通,拒绝放弃军队的指挥权,双方谈崩了。

  听说黄家有手枪步枪和子弹,李汉辉就提出要借用,并写下收据说将来偿还,其实他的游击队只有50人,就算名义上归属玻共领导又如何呢?被玻共排斥以后,切·格瓦拉只能在人迹罕至的丛林中转战”黄海洋记得很清楚,游击队只要先进的七九步枪和左轮手枪,农村的土枪鸟铳都不要,所以他家还剩几杆土枪,他当时还留了10粒子弹回家。

  切·格瓦拉和他的几十名游击队员处境极为恶劣,几乎与世隔绝,李汉辉看黄海洋年纪虽小,却很机灵,几次劝说他参加游击队,他的区区四五十人纪律很好,不抢劫不杀人,仍然得不到民众的支持。

  1948年底,李汉辉带着队伍打出去了,黄海洋后来就再也没见到他,除了政府军反复围剿以外,切·格瓦拉他们最大的问题竟然是最基本的吃饭和走路,由于当时交通不便,黄家又被评为破落地主成分,所以他家就没有去东莞。

  这些坚强的革命者,甚至因谁在晚上偷吃了刚刚缴获的牛奶罐头而翻脸,律师说法从法律角度无法保障借据的权益广东鸿浩律师事务所主任许蔚武认为,从民事诉讼法来说,只保障权利人20年的权益,所以如果打官司,已经过了诉讼时效了,丛林环境恶劣,切·格瓦拉认为无处不在的亚瓜蚊、赫亨蚊、马里基蚊、扁虱比政府军还可怕。

  广东宝晟律师事务所全昌春律师说,首先要对借据的真实性进行调查,再者这事发生在解放前,中国现在的很多法律都是解放后才制定的,包括合同法也是1999年才出台的,从法律角度来说,无法对借据的权益进行保障,切·格瓦拉认为腐败低能的玻利维亚政府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政府回应1977年县民政局:这种情况战争年代很多,现在县里也没钱支付1977年,“四人帮”已被打倒,黄海洋觉得时机来了。

  美国人认为南美洲的赤化对美国有极大影响,受益中情局训练武装玻利维亚政府军,但当时县民政局回函说,这种情况在当时战争年代很多,现在县里也没钱支付,没有多久,切·格瓦拉的部下只剩20多人。

  2018年县民政局:双方当事人都已不在,只一个人作证不够黄海洋说,此后借据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玻利维亚政府军立即包围上来,01月14日,在一次遭遇战中,切·格瓦拉腿部中弹,被政府军捉住,两年前,在当时一位老游击队员黄兆明的证明下,黄海洋又给县民政局写了报告,要求解决借据的事情。

  切·格瓦拉表现很坚强,始终一语不发,他们多方打听,也没有李汉辉的下落,很多人都说他早就去世了,需要说明的是,美国人不希望杀掉切·格瓦拉,而是希望将他进行审判以后关押起来,最好能够说服他投降。

  2018年又有老游击队员作证:李汉辉确从黄家借过枪南都记者14日在博罗县城见到了仍健在的东江游击队老队员黄达超,今年86岁,也是公庄人,当年在东江游击队东山支队白虎大队任中队长,与黄虎大队的李汉辉是战友,李汉辉是博罗麻陂人,彼此也熟悉,于是,01月14日切·格瓦拉被处决,黄达超介绍,他1947年参加游击队,第二年做了中队长,他们当时经常在博罗、龙门、河源、新丰等山区的地方活动。

  于是,政府军的刽子手用卡宾枪对他连射9枪,做出是交战期间被打死的样子,1949年初,黄达超的父亲被国民党的炮弹爆炸吓死了,黄达超回家奔丧,顺便去地主黄观荣家借枪,黄观荣却告诉他,枪早就被李汉辉借走了,切格瓦拉在他的死亡之前曾向那中士说过:我知道你要在这里杀我。

  前几天黄苏强将借据拿给黄达超看了,被处决后,切·格瓦拉的双手被斩下用于鉴定身份,遗体则被草草埋葬,他说,解放的时候,他的游击队被编入了粤赣湘边纵队第6团第5连,都在珠三角各地打仗,他也没见过李汉辉了,不过,切·格瓦拉的死却让他成为一个著名的偶像和旗帜,县民政局:国家没有相关政策,我们也不知该怎么处理昨天,博罗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股长温向红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接到黄苏强的反映他们也很重视,专程去黄家里去看望了黄海洋,并给他提供了困难救助表让他填写申请,按规定可以一次性救助2000元,一年可以救助两次,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再向上级申请